广东省新闻网

载满诗语意境的唯美航程——品读《七月·第三季

时间:2018-09-27 05:09来源:{www.wzyma.com} 作者:{万众源码} 点击:
我和杨东彪再逢是在今年4月中旬的第十五届国际诗人笔会上。他与艾青夫人高瑛等诗歌界同仁从北京抵滇参会。上世纪80年代下叶,我在浙江人民广播电台任职,编发过他的朗诵诗。后来他去了北京,自此杳无音讯。相隔近30年,他一眼就认出了我 回杭州不久,便收到

  我和杨东彪再逢是在今年4月中旬的第十五届国际诗人笔会上。他与艾青夫人高瑛等诗歌界同仁从北京抵滇参会。上世纪80年代下叶,我在浙江人民广播电台任职,编发过他的朗诵诗。后来他去了北京,自此杳无音讯。相隔近30年,他一眼就认出了我

  回杭州不久,便收到他发到我邮箱里的组诗,打开一看,令我眼前一亮,想不到杨东彪的诗出手不凡,当时我就将他的组诗推荐给大型诗歌丛刊《星河》编辑部。更令我惊喜的是今年10月底,忽然收到东彪快递给我一本他新出版的诗集《七月·第三季》。我以先读为快的渴望之情,一页页翻阅着。纵观这部反映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、山水情的近80首诗篇,给我最突出的印象是:诗语清新,意境优美。

  众所周知,诗是语言的艺术。是艺术就意味着在语言上的创新。古今中外,概莫能外。一些著名诗人的诗作所以能够代代流传,与苦心经营诗歌语言的经典化不无关系。在中国一直流传着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、“吟安一个字,捻断数茎须”精心推敲诗歌语言的佳话。在新诗创作中也不乏精益求精的感人事例。诗歌泰斗艾青曾说,他将自己未发表的诗歌看做是待嫁的姑娘,不打扮得漂漂亮亮决不出嫁(发表);臧克家曾说,他写八句小诗《老马》,从构思到写成文字,用了四天时间。以拧螺丝钉的精神恰当地安排好每一个字句,达到谁人都不能撼动的地步:著名爱情诗人汪静之在《向阎王要寿》一诗中说,自己即使躺在棺材中,忽然想到一句诗还没改好,请阎王放他回来,等改好这句诗之后再去棺材中躺下。这些对诗歌语言精益求精、细心打磨的感人精神,鼓舞着很多诗人创造清新的诗歌语言。但也毋庸讳言,新诗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,有个别的、掌握着话语权的诗人、诗评家,睁着眼睛说瞎话,大力鼓吹用散文的语言即口语叙说入诗,并称越是没有技巧的诗越是好诗。说穿了,就是不要形象、不要比喻、不要象征等修辞技巧,而要用非诗性口语叙说来写诗。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“诗歌是语言的艺术”的审美标准。从而将诗歌创作引向无难度写作的邪路。一些懒于学习的初学诗者,蜂拥而上,于是口水诗泛滥成灾。像京津地区的雾霾一样,新诗坛的上空被污染得不成样子。要清除诗的无难度写作歪风,要清除非诗性口语叙说,比治理雾霾还要困难百倍。

  可喜的是数年前回归诗坛的杨东彪,虽然生活在诗雾霾的天空下多年,却没有受到半点精神污染,他不随波逐流,不搞非诗性口语叙说,极力将诗语打造得清新而感人。如《也许》中有这样的佳句:

  “不断寻觅和追逐/却在寻觅与追逐时失去/寻觅和追逐的历程/错过了夜的末班车。”“前世我们遗憾地走过/今生我们继续着遗憾。”

  而在短诗《一本书的初恋》里又有这样的真情实感:“如果我能为你岸/岸边的那湾只为你保留/满湾飘逸的是你的裙袂/如果我能为你水/你就是我背上的船/驮着你避开所有的风、雨、浪。”

  我认为,古往今来的佳作证明,“经典”诗句的创造,可以敌御岁月对一首诗的蚕食!

  其次,追求诗的意境美是《七月·第三季》的另一个显著特色。诗歌的美体现在很多方面。有抒情美、哲理美、形象美、形式美、音乐美等等,但最关键、最核心、最根本的美是意境美。意境美不仅是诗的也是其他艺术的核心美。像阅读小说、看电影、看戏剧,我们都会沉浸于作者创造的艺术境界中,忘却身外的大千世界,暂时脱离世俗的纠缠与烦恼。而读一首好的诗,同样会获得进入艺术境界意境美的愉悦与享受。我们为什么否定非诗性口语叙说入诗?就是因为它永远够不到意境美的项背,不可能提供艺术的愉悦与享受,读那样的诗是对心灵的折磨、精神的摧残,有损于身心健康。

  而一首好诗的意境美,我认为由以下三个要素构成:即诗的情绪氛围、诗的情节结构、诗的鲜明意象。这三要素的完美结合就能突显诗的意境美,具有意境美的诗篇才能将读者带入作者所创造的迷人的境界中去。“仿佛这小天地中有独立自足之乐,此外偌大乾坤宇宙,以及个人生活中一切憎爱悲喜都在这霎时间云消雾散去了。”(朱光潜语)

  显然,杨东彪深谙此道,他继承古典诗词意境美的优良传统,把诗的意境美作为自己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。因此读他的诗,总被诗的意境美所陶醉。像《你怎么在这里》、《旅途》、《相遇》、《云》等诗篇都具有钩摄读者心魂的魅力。而该诗集的压卷之作《春天》是作者诗语清新、意境优美完美结合的代表作。这是以象征手法表达爱恋之情的力作。虽然只有十六句的小诗,却可以横千军如卷席,成为爱情诗的精品。诗不长,现抄录如下:“乡村尘土飞扬的小径/我们惊羞地牵过手/指尖触碰的瞬间/是我初放的春天/秋叶飘零时/背过梧桐眺望水面/你悄然靠近的时刻/是我沉醉的春天/深冬的午夜/我在雪月下等候/你身影出现的那秒/是我臻美的春天/颠簸在浪的峰谷/疲惫和眩晕的袭涌/你的一个轻吻/是我安好的春天”

  这首以春天喻爱情的象征诗,将作者对爱情的生命体验,通过季节的变化,步步深入细致的刻画出来。与女才子林徽因的代表诗作《你是人间的四月天》有异曲同工之妙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在《你是人间的四月天》中,诗人把心中情人带给的愉悦感觉和美好印象比作温馨、明媚的四月天。那样可亲、可爱。而杨东彪的《春天》不是指季节的春天,而是指心中的春天,是爱的春天,更令人心驰神往。诗的第一节,同情人指尖的碰触“是我初放的春天”,爱的春天来到心中后,无论是秋风萧萧,还是冬日雪寒,只要有心上人在身边,心里永远是春天。最后一小节将诗情推向诗的高潮:即使在人生的海上航渡,不管浪峰有多高,波谷有多深,只要有美满的爱情在,就有战胜风浪的力量,从而享受春天一样的人生。。

  这首小诗的完美,到了无懈可击的程度。诗的情绪是愉悦的;诗的结构是严谨的;诗的意象是清新的。杨东彪的名字可以在《春天》之上恒久站立。

  最后,我想指出的是,该诗集还有一个惹人注目的亮点。那就是在每首诗的背后都附有一篇“写作笔记”。而这些“写作笔记”是以散文诗的干净、简洁、诗化的语言写成的,它告诉读者这首诗的取材、成因、背景等,可以看做是读这首诗入门的向导或补充。如短诗《相遇》,该诗以25行的篇幅抒写了对往昔情人的依恋、怀念之情,而在该诗的后面《写作笔记》中写下富含哲理的感慨:“无论何时,无论何地,你和她(他)擦肩而过,可能是一次本该抓住的缘分。漫不经心里,有多少擦肩而过的缘分。”

  董培伦: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诗歌学会理事,浙江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副主任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内容
广而告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