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省新闻网

当前位置: 广东省新闻网 > 散文随笔 >

旅游果子沟的白色山梁 新疆伊犁旅游散文随笔

时间:2018-09-15 17:40来源:{www.wzyma.com} 作者:{万众源码} 点击:
在伊犁夏季每个细胞都在喊热的天气里,我们还没有到达目的地,马耀林已经在哪里等着我们了。这位年轻的回族小伙子,从武警部队复员后到《伊犁晚报》社当了一名记者。虽然是礼拜天,可他却仍然背着采访包,朴素的穿着遮不住浑身充溢的朝气和活力,他说果子沟

  在伊犁夏季每个细胞都在喊热的天气里,我们还没有到达目的地,马耀林已经在哪里等着我们了。这位年轻的回族小伙子,从武警部队复员后到《伊犁晚报》社当了一名记者。虽然是礼拜天,可他却仍然背着采访包,朴素的穿着遮不住浑身充溢的朝气和活力,他说果子沟深处的一处野果林遭到砍伐,他要去现场拍摄一组图片。由于车辆不能到达拍摄现场,他在果子沟深处的一个路口下车步行去了几公里以外的砍伐现场,我们去了赛里木湖风景区。本来说好我们回来的时候在那个路口等他,可两个小时后,他却提前回到了那个路口等我们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,我们驱车去了芦草沟一脉白色山梁下的回族村庄--他的家在那里。这是一个牧业村庄,由于每年春天都要遭到洪水的冲刷,到他家必经过一条河流的河床不断蚕食着村庄,已经危及到了村民们的生存安全,他当记者后,曾经找过一些部门,寻求解决的办法,也写过一些这方面的报道,可是无济于事。于是,他们周围的人家就陆续搬到别处去了。他的家是当地并不多见的回族富裕农家院落,砖混结构的房屋,室内铺满地砖。一只育雏的火鸡安静地卧在棚圈里,几只小鸡娃爬到母亲的脊背上尽情戏耍;走廊旁边种植的辣椒和西红柿从青叶中射出一缕缕红色的火焰。小伙子的父母热情地招呼我们,并且从冰箱搬来了冰镇的西瓜。红红的瓜瓤入口冰凉绵甜,顷刻间驱散了一路上的疲惫和颠簸的不快。由于回族人家招待客人的礼节所限,父母不能和我们一起进餐,整个下午,我们再没有能够和他的父母进行更加深入的交谈,回来后想起来就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。

  在离他们家五十米开外,一座光秃秃的白色山梁挡住了我们更远的视线,从山脚到山顶,看不到有任何生命的的色彩。在他的引领下沿着山脚走去,我惊异于大自然的不可思议,一条清澈的渠水沿着山脚向前流去,竟成了绿色和荒凉的分界线,渠水的一边郁郁葱葱,而另一边却是寸草不长的白色碱土直贯山顶。

  这一脉白色的山梁十几年以前不是这样,当时这里草色青青,生长着许多四爪陆龟,并且还有四爪陆龟植物园的美称。马耀林的童年是在这里度过的,他和小伙伴经常将四爪陆龟抓住当着凳子坐在屁股下,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之中,他的眼神在憧憬和现实之间穿行。真是不可想象,这样一片地方才过了十几年就由于缺水而成了白色的山梁,要找到一个真正荒化的原因似乎也并不那么容易。

  拐过一个山梁,远处有流水的涛音传来。水是通过修建在山腰以下的一个闸门奔泻而下的,田野正是在这股水的滋润下获得生机。在新疆由于夏天雨水少多干旱,对于靠天吃饭的农民来说,水显得尤其重要,大片的庄稼在干旱季节需要水的浇灌,可并不是每家每户都能顺利浇上透水,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的人家由于浇不上水,庄稼干枯的事情在这里并不少见,而旁边的庄稼长得郁郁葱葱。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琼浆玉液的同时,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会使人类产生贫富之分。由于浇不上水,贫困人口的脱贫成了一句空话。而浇上水的人家也不一定能将整个田间浇透,农村用水讲人情同样是一股不可低估的腐败力量。

  上到山顶,一座水库呈现眼前,遗憾的是,水已经不多了,高出库底许多的泥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蓄水。水库的四周同样看不到过多的绿色,几粒瘦小的青蛙在堤岸上跳来跳去,有风吹来,热浪逼人。我们找一个阴处坐下来,吃光了他从家里抱上来的一个西瓜。他说虽然是在农村,对于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来说,西瓜同样不可多得。为了多收一些粮食,许多家庭是不愿意拿出一块地来单独种西瓜的。在这里,虽然国家已经免收贫困儿童的书本费,可是一百多元的学杂费同样困扰着他们,他们因此而辍学。我无法有更多的语言去表达一个沉重的话题,我们沉默不语。

  就在我们陷入沉思的时候,一对野鸽子从远处飞来,在水面上徘徊不去。马耀林告诉我们,经常有一只天鹅孤独地游弋在水中,是从远处的赛里木湖飞来的,声声鸣叫凄凉、无助。这也许是一种无奈的逃离,现在到处人满为患,已经很难找到一处宁静之所了。由于库水减少,天鹅近一段时间已经不见踪影了,不知道还会不会飞回来。它们原来是一对情侣,一只被拿枪的人打死吃了。天鹅是有灵性的动物,感情专一,一只死了,另一只将终身独守孤独。记得我在赛里木湖也见过一只孤独的天鹅,并写下了一章散文诗:

  赛里木湖的傍晚,那只形单影只的天鹅,他双蹼划浪,无声游弋。巨大雪白的翅膀展开一张帆,生命之舟在湖面上缓缓航行。

  他高举美丽的长颈,仰天一啸,声如惊天之雷划破霞光,那积雪的山峰在双眸充满了优美的诗韵。

  他游过一片宁静的水草边缘,身姿雍容而又哀怨。青青水草随浪摇晃,宛如一头青丝在身后荡漾。

  是的,这只天鹅的余生只要能够平安走到尽头,同样将是一种幸福,一种为伴侣守望的幸福。

  抬头远眺,我们见到远处全部是庄稼地而不是草原,在山顶这是不正常的现象。草原可以固沙保持水土,而几公分厚的地表由于种植庄稼的反复翻挖已经遭到严重破坏,即使现在要进行恢复也得几十年的时间。看来人们为了多种土地已经顾不上这些了,毕竟生存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。然而那里的年轻人已经没有人愿意种地了,他们整天到处游荡也不愿意去侍弄土地。物化浮躁的现实没有使这片比较偏远的土地不被感染。人们的生活观念改变了,向往一种好的生活条件和现代物质文明,这本身无可厚非,我只是觉得社会的分工决定了一个人的在社会的角色和位置,如果盲目地错位,将会给社会带来恶果。

  他站在堤岸上,眼睛望着远方,眉头凝成了一根绳。下午的热风夹着泥土的气息扑鼻而来,阳光偏西,可火一样的热情丝毫没有减退,不远处山下细长的玉米叶被太阳炙烤得拧成了麻花卷,恹恹地低垂着。

  我们走在下山的路上。玉米地里有一棵海棠果树,上面结满红色的海棠果,海棠果没有丝毫的涩味。这里两三年以前还是一片果园,果子的品种非常不错,可是由于无人管理,不得不砍伐了果树种上农作物。对于果园和果子的品种我完全相信,因为离这里不远处就是阿里马里,阿里马里维吾尔语就是苹果之意。除了摇头叹息,我竟然再次无法找到恰当的语言来表述什么。

  那么,就用那染红天边的晚霞来祝愿这位回族记者的家人和他的村人--愿他们的日子能够变得更加红火起来,这是我的心愿,更是这位回族记者的良苦用心,我想。

  作者简介:李凌,系伊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,新疆作家协会会员,中外散文诗学会理事,伊犁州作家协会会员。著有散文集《和大地一起跳动的鼓声》、《紫葡萄绿葡萄》,散文诗集《西极》。散文诗、散文作品多次获奖。散文诗作品多次收入《中国年度散文诗》、《中国年度优秀散文诗》、《中国散文诗精选》等年度选本。现为苏白传媒本部总编辑助理。

  图片来源:东方IC、视觉中国、昵图、微图、泼辣有图、摄图等授权正版图库。由于正版图片库限制,部分图片为模拟想象用,并不代表文字特指。部分美女图片为美化版面,福利欣赏,请勿联系文字过多联想。

  评点:没时间,有时间去伊犁看看。写个果子沟,为毛扯到赛里木湖,天鹅?凑字数?(苏白传媒 昆德拉传媒负责人 苏白)

  长期征集各类社会、美食旅游、影视娱乐、图书传媒、历史军事、体育足球类自媒体、新媒体稿件,以及相关图书书稿、影视小说、影视剧本IP。投稿、版权、稿费:苏白传媒、昆德拉传媒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内容
广而告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