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省新闻网

当前位置: 广东省新闻网 > 散文随笔 >

唯美随笔:诗和散文

时间:2013-09-27 11:40来源:{www.wzyma.com} 作者:{万众源码} 点击:
唯美随笔:诗和散文_唯美纯文学杂志_新浪博客,唯美纯文学杂志,

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唯美散文卷:

博客地址:

 

  [卷首语]: 泰戈尔说他不喜欢散文只喜欢诗,因为诗可以天马行空,而散文却让他无所适从。本文作者高屋建瓴阐述了诗与散文的甄别及存活现状,热爱溺爱散文的心音奔涌而出。尽管还有些地方需要探讨和争鸣,但仍不失为一篇佳作。(一箪) 

 

诗和散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/云外野鹤/编辑/一箪

    1
    批评家谢冕在《艺术的批评与批评的艺术》一文里发问:“为什么散文是走路,而诗却始终飞旋着魔女的舞步?”
因为什么呢?最简洁的回答要算诗人柴天新说的:“诗是分行的,散文是不分行的。诗是旅行,散文是居家。”

    2
    当下的诗人何其多也?有一部分原因就是:现代诗歌没有准入门槛,会写字+会分行=诗人。好象分行就成了诗与非诗的唯一区别了,——口号是分行的哦!
    说到诗歌的分行,这里还要研究一个“断句”:诗里的句子,从一个地方“断”开,后边的回到下一行、甚至下一段,这叫断句。但目前流行的是:只是从长度而不是从语意出发。在任意一个地方“断”开的“断句”。是非诗?是语音?是意义的必需?都不是!其实是对西方传统诗(比如十四行诗)的盲目模仿,它们从音节和韵律出发,一个诗句到了一定的音节数和韵脚时就要转行,汉诗那样做,无疑于“邯郸学步”:虽“竭蹶趋行”,终因“削足适履”而莫入堂奥,这种不考虑汉语形、音、意一体的基本特点的借鉴和学习,更大程度是对汉语的强制扭折和随意强奸。
    杨炼在《中文之内》一文里也批评道:“中文,被诗人忽略太久了,太多作品仅仅使用了中文这一工具,却对读者失去了艺术的作用。那些除了分行外一无所有的话,可以用任何语言来表达。”
    记住:汉语自有自己的声音,——很美!
只要合起来很流畅、通顺的话,就没有必要分行了,诗歌的散文化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(我倒是更倾向于诗歌的“化散文”),而对于诗歌的“散文话”则没有疑问——不可以!

    3
    好的散文可以“如诗”、“入诗”,好的诗歌却绝对不可“似散文”,当然,差劲的诗歌还不如差劲的散文。

    4
    诗有一种不可强制性、自足自现的性质,你无法预料和规划,而散文却必须具有一种规划性,你必须有所盘划和预料!所以好的诗人(即便是很用心)也极有可能写出很差劲的诗歌,而好的散文家用心写,是很少写出太差劲的文章的!
    是诗写诗人?还是诗人写诗?诗存在这个迷惑,而散文绝对不存在这个——绝对是散文家在写着散文!

    5
    散文似水,诗歌如酒;诗歌是解毒,散文是颐养;散文养人,而诗歌是要人养活的;

    6
    诗歌是强制进入的情人,散文是真实实在的妻子;
    散文是目光蔼然的引导、劝喻,诗歌是斯似推却的引诱、拒绝;
    诗歌从窗户跳入眼帘,散文从正门走进内心;
其实,诗活在当下是很累的,太多的先锋、旗帜,太多的口号、理论,太多的实验、争论,反复的折腾、蹂躏,诗早就失去了情人般幽魅动人的眸子了,它已成了繁华街头的世界妓女了,身体孱弱畸零,心里千疮百孔,真正的诗人只有以更大的痛苦、以抵挡的姿势,躲过马路上那些飞驰而过的车流、及其溅起的尘埃、泥水,才能够护住怀里的诗歌!

    7
    在很多传统的文人那里,诗歌是前门脸儿,散文是后院。可惜,在这个时代,很多诗人是没有后院的,他们敞开了衣服写作,将卧室直接搬到露天来了,还谈什么后院呢?话说回来,他们不居家,始终都在漫无目的的旅行、甚至飞行着,连家都不需要,还需要什么后院?

    8
    诗歌是投向远方不明位置的书简,散文是面对面的碰撞;诗歌是和一个隐蔽的“在者”交流,散文是身边的朋友交谈;
    这个“在者”,在天上、在身边、在体内,无处不在。因此,诗歌的声音未必是最高亢的,但是一定是最深长的,哪怕是那怕是最低微的声音,也能够清晰地送到远在彼处的心灵里。而交谈是亲近的,语调平缓从容,语句曲致婉转,语序跌宕有序。
    更多的是:诗歌是和自己打架,散文是和别人过招;
诗有隐情、隐见,必有隐语、断语、谎言……;文有真事、真意,必欲言之明。
    诗歌始终有说不清楚的东西,是在不能写散文的时候才写诗歌的,如果能够用散文说清楚的东西,就没有必要非用诗歌了。
    散文是“顺”,逆折反覆,终归于“顺”;诗歌是“断”,长叙短叹,要之于“断”。
    诗允许难懂(其实,难懂不难懂,和经历、经验、学识、修养有很大关系),散文不允许难懂,“文从字顺”是最基本的修养。而现在,连基本的话也说不清楚的大有人在!

    9
    混淆了诗歌与散文的界限可算是“非诗”了?非诗=非不诗=无物、无处不可进入诗歌!
    说到这个问题,就不得不再次提几及“诗的散文化”这个命题了:
    宏观上说,除了有韵的诗之外,所有其它文字都属于广义上的散文,包括论文、记录、口号、通知等实用文体在内。所以,诗歌的散文化是指诗歌朝着非诗的文体、文化现象的外扩、浸透,这是一个双向的演进过程:既包括诗歌文本吸收、借鉴其它文体而发生变化,又包括诗歌对于其它非诗成分的晕染、诗化,总之,这是一个朝着诗的边沿不断拓展诗歌语义空间、内蕴空间的过程。可是目前,许多诗人狭隘地理解了“诗歌的散文化”,他们理解的是诗歌向一个既成文体——“散文”的靠拢、借鉴、学习,也就是使用散文的句子、句法、结构、叙事方法等来作诗,更有甚者,将散文拆开、分行,直接成诗!这是一个多么幼稚、多么可怕的认识!
    苏轼将词发展到“无事不可入,无意不可抒”的地步,被目为一代雄才(其实,他能被真正的文学史和文学人接受的还是那些诗性的抒情作品,其大量的议论、记录、说理性的文本业已被人们忘记了——理由很简单:那不是诗!),而今天的许多诗人轻易地超越了苏轼:不仅是“无事、无意”,更开拓为“无事、无物、无意、无时、无处不可入”的崭新境地!是才力自溢、不可不耳?还是喧嚣、做秀?谁知道?
    我感觉:诗歌是个很挑剔的女人,不是个饕餮莽汉,往诗歌里引入一些新的东西、甚至一点点,都很难,只要你能妥帖地引进了一点,就是大诗人了!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内容
广而告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