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省新闻网

当前位置: 广东省新闻网 > 杂文 >

杂文高手李云青琐忆(图

时间:2018-10-10 06:20来源:{www.wzyma.com} 作者:{万众源码} 点击:
前不久,我拜读《忆杂文作者李云青 马锡骏》,感慨良多。李云青老师的音容笑貌不时浮现眼前,我与他的交往故事涌上心头。 我与身材魁梧,面色稍黑、嗓门洪亮的云青兄,同为唐山市古冶区人。他老家在赵各庄。因是老乡,说话投缘,感情甚笃,我俩联系挺密。他

  前不久,我拜读《忆杂文作者李云青 马锡骏》,感慨良多。李云青老师的音容笑貌不时浮现眼前,我与他的交往故事涌上心头。

  我与身材魁梧,面色稍黑、嗓门洪亮的云青兄,同为唐山市古冶区人。他老家在赵各庄。因是老乡,说话投缘,感情甚笃,我俩联系挺密。他曾在静海二中、静海县委党校任教,后在静海县委工作10多年。早在1966年4月16日,他就在天津日报发表了处女作杂文《放下架子 以身作则》。上世纪80年代,他迷上了杂文创作,有时候简直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,一晚出一文。他好学习,喜调研,勤写作,有一种对杂文的执着精神。每晚,除了看新闻联播,他心无旁骛地爬格子,开夜车。他立足天津,面向全国,曾在人民日报、杂文报、杂文月刊等报刊上发表了《吃饭穿衣量家当》等大量优秀杂文。他还是天津日报优秀撰稿人。据天津网记载,从1966至1998年,他在天津日报共发表了171篇作品,除了他与笔者合写的对十三大代表、静海县委书记张克俊等名人专访稿两篇,以及他与王道生等记者合写的通讯外,绝大部分是杂文。

  在天津日报理论部,我曾编辑、分管《经济》等专版20年。有几年时间,我们每周都会收到李云青的杂文一至数篇。他用的稿纸,是浅红、黄、绿色的,字迹苍劲、工整。他的杂文,主题鲜明,富有新意,激浊扬清,针砭时弊,尖锐泼辣,文笔生动。像1986年2月3日刊于天津日报的《每逢佳节倍思群》一文,字里行间洋溢着他对人民群众深深的爱,体现了党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。给我印象最深的,是刊于1989年6月8日经济版的《权力的误区》。该文尖锐指出:“政治权力对经济领域的控制,乃是乡镇企业举步维艰的政治动因。且看”

  “手中握有财物大权的上级部门来人了,酒足饭饱,醉醺醺中一个条子批下,企业一年的饭就有了。反之,脸一沉,头一摇,官腔一打:罢!罢!罢!企业就只能饿肚子。这种经济之外的‘政治力量’,用国家财产‘人格化’的随意施舍法,对企业产生的生杀大权,谁拿它有办法?平等啊,竞争啊,唱得好听,一旦政治权力插入,一切都完蛋。

  李云青当年对某些部门人员滥用职权搞不正之风的揭露,何等淋漓尽致!他提出的问题和对策,一针见血,切中要害。

  云青兄是个真诚、朴实、古道热肠的人。我参加过两次在静海召开的天津日报编辑部中层干部会。他闻讯后,晚上赶到宾馆看望我们。头一次为我们送上了好多苹果,第二回带来了20多串冰糖葫芦,并与我们畅谈改革开放、社会发展信息、问题,谈笑风生,直到深夜。

  云青兄还热心市杂文研究会的筹建和活动。每次参加完杂文研究会会议,他总要赶到天津日报理论部,向编委张绍祥(笔名马子)和我等传达精神,介绍著名杂文家、求是杂志社朱铁志老师的报告要点,谈谈当年社会的杂文写作的热点,让我们眼界大开。2002年5月,我赴京出席求是杂志第一读者座谈会,与朱铁志老师交谈,转达李云青对他的问候。朱老师对我说,云青同志的杂文有鲜明的个性风格。他是天津难得的杂文高手、名家。请转告李老师,年纪大了,多保重身体啊!回津后,我立马打电话,将朱老师这番话转告给云青兄。没想到,仅过了10个月,云青兄于2003年3月病逝。天津日报编委张绍祥、曹凤彦代表我等同事,前去静海云青兄家里吊唁。今年3月,正值云青兄辞世10周年。谨以此文表示我的怀念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